旅游

网络成语说闹觉余等流行专家离成语还很远

2019-06-08 12:3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个月宝宝咳嗽
三个月宝宝咳嗽
三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一条来自某大学生调侃考试的微博,几乎就是“新成语”的集体亮相:“看了课本‘不明觉厉’(虽然不明白在说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考试之中‘累觉不爱’(很累,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考完试后‘细思恐极’(仔细想想,觉得恐怖至极)。成绩发布,通过的同学‘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挂科的同志‘说闹觉余’(其他人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感觉自己很多余)。对于询问成绩的人,我只想感慨一句:‘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事实上,上述出现的“新成语”只是这次“新成语大热”中的几个代表,在“新成语”庞大的队伍中,还包括:“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火钳刘明”(火前留名,在这个帖子火之前,留下自己的名字)、“男默女泪”(男生看了沉默,女生看了流泪)等。

“四字体”红火不久后,还出现了更为简练的“三字体”,如“我伙呆”(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何弃疗”(为何放弃治疗)、“人干事”(这是人干的事吗)等等。一系列新词层出不穷,现在仍在不断更新升级之中。

在新浪微博中,如果输入“不明觉厉”,你可以找到500多万条相关微博;输入“人艰不拆”,你可以找到800多万条相关微博,而输入“喜大普奔”,你可以找到1500多万条微博。

“新成语”的使用人群也在不断换代:从一开始创造它们、喜欢逛贴吧发帖的青年友,逐步过渡到更为成熟的络用户人群。一些知名的社会“大V”和专家学者在其微博和社交平台上开始使用诸如“不明觉厉”、“喜大普奔”等词;甚至一些平面媒体的络平台上,“我伙呆”这样的词语也多次亮相。“新成语”的普及和应用程度可见一斑。

友小艾对“新成语”持欢迎态度,在大学读传播专业的她表示,这种“新成语”贴近生活,又可以随着时代和潮流不断进化和改变,可以说正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她说,不仅是在微博里和上,甚至是在日常生活的交流中,她和身边的同学都喜欢用“新成语”。“这些词很有趣很生动,而且完全能表达出自己的感受。语言的目的不就是沟通交流嘛,你说出来,别人完全能够理解得到就行了。”

还有不少人表示,当身边人都在使用新成语的时候,“不会用你就‘out’啦”。正是在这种“紧跟时代的步伐”的思想指导之下,很多人投入了“新成语”的怀抱。

但对于“新成语”持反对态度的人亦不在少数。高中语文教师思语就对表示了对当下“新成语大热”的担忧。在她的班上,同学们对“新成语”接受和使用程度之高、对于传统成语的抵触情绪令她“细思恐极”。“‘新成语’对他们的影响弊大于利。不少同学平时说话中用到‘目瞪口呆’,就会被周围同学嘲笑他说话文绉绉,而使用‘我伙呆’,大家就会觉得很好很新潮。这种现象不得不引起教育者们的警惕。”

从诞生之日,“新成语”就毁誉参半:赞成的人觉得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反对的人认为它“快餐文化,毫无美感”。从其火热程度来看,“新成语”确实生命力旺盛,“群众基础”深厚;但它确也存在着诸多的问题,首要问题就是理解的困难性。

很多“新成语”只是对于某一句子的字面缩写,拣选出几个字组成一词,如果不借助他人的解释很难理解。比如早出现的“十动然拒”,只是“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这句话的缩写,没有任何文学加工,谈不上美感和文学性。其后诞生的很多“新成语”多数也没能解决这一问题。

思语对说,相比“新成语”,成语是语言文化更新换代而积淀下来的。其所携带的,不仅仅是组成成语的那几个汉字,更是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文化。“一个‘门可罗雀’,萧瑟凄凉之情油然而生;书写‘自强不息’,中华民族的精神呼之欲出。这是‘新成语’无论如何也取代不了的,也是我们绝不应该淘汰和遗忘的。”

百度百科上,对于成语一词的定义是:“成语是语言中经过长期使用、锤炼而形成的固定短语,它是比词的含义更丰富而语法功能又相当于词的语言单位,而且富有深刻的思想内涵,简短精辟易记易用。”国家语委相关人士曾经指出,络语言既要去关注、规范,也不要把它看得太严重,因为它毕竟是一个特定区域里、特定对象之间的交流工具。就目前来看,“新成语”尚还处于文化现象的阶段,距离“登堂入室”,成为真正的成语,还路漫漫。

犯罪心理学专业介绍及就业前景分析
葛芸婕再撕汪峰:我的不满已到极限!
94岁前纳粹党卫兵被判4年监禁曾为集中营记账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