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地面數字電視測試難倒標準誰來為其謀全局

2019-05-02 05:0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編者案:距離地面國標轉換時限還有兩個月的時候,很多深層次的矛盾似乎一下子被引爆了。面對地面數字電視這個曾被寄與厚望、又延宕多年的“大金礦”,現在應該被關注的,已經不是八月一日能否順利轉換,而是產業的健康推進到底需要哪些前提?整個產業如何才能可持續發展?

孙子曰: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一世者,不足谋一时。

谁来谋全局?

“八一大限”变“八一大陷”

地面数字电视的种种深层次矛盾,在5、6月间被集中引爆,不明就里的公众吃惊不小,行业内部的人士则焦虑重重。

自国标委去年八月公布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并设下2007年8月1日强制实施的时限之后,在标准问题上纠缠多年的地面数字电视似乎已不存在任何悬疑。

主导地面数字电视融合标准的发改委似乎决心很足,其在今年5月29日公布的“2007年数字电视研究开发及产业化专项”中,提到要拿出1亿元扶持地面数字电视——北京、青岛等5个奥运城市的运营平台可各申请1000万元,产业链企业可总共申请5000万元的基金扶持。

但在6月1日,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邹峰在一个公然论坛的演讲中指出,“地面数字电视融合标准在实际应用试验过程中,遭受的难度非常大,能否在8月1日按时实施无法确定。”具体的难点包括“肯定运用模式和技术参数、融合芯片、配套技术标准”等一系列方面。

两天后,一位不具名的发改委官员对媒体称,“8月1日肯定要实行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进而全面启动中国地面数字电视产业,不能拖延。”

6月12日,广电总局正式发布《广电总局关于清理和规范地面数字电视技术实验的通知》(下简称为《通知》)。

《通知》称,“近几个月来,总局组织有关单位积极开展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系统的技术应用试验,以确定推广应用的工作模式和相关配套标准,但是由于缺乏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系统技术试验设备,造成技术实验工作进展缓慢,并致使配套标准制定和频率规划工作滞后于总局的工作计划。目前,总局正在与有关部门沟通,以加快有关地面数字电视国标应用的相干工作。同时,由于目前市场上并没有完全符合国标各主要工作模式的发射机、接收机和测试仪器,总局正积极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快推动发射机、接收终端、芯片以及测试仪器等完成产业化的准备。”

《通知》指出,“目前仍有个别公司以推广国标数字电视设备为名向一些省市广电部门销售推广自称是部分符合国标的设备,这些设备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核准,这种行为违背了《广播电视设备器材入认定管理办法》(广电总局第25号令)、《广播电视无线传输覆盖管理办法》(广电总局第45号令)的规定。一旦这些不符合国标的设备流入社会,将难以满足今后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要求,不但会严重阻碍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的大规模推广运用,也将带来不良的社会影响。”

因此,《通知》要求,“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是强制性国家标准,在相干发射和接收设备配套标准未颁布的情况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使用未经总局入认证的装备进行技术试验。各级广播电视部门要按照总局的统一规划、统一部署做好实施地面数字电视传输标准的相干准备工作……”

与此同时,地面国标融会方案的两方——清华和上海高清,面向媒体时则表现出乐观情绪,认为8月1日能够顺利启动并实施国标。同时了解到,2007年上半年,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不少地方的地面数字电视运营商已经启动“国标设备”采购,部份甚至完成了“升级”。

看起来,问题愈来愈大,症结到底出在哪里?

“测试”难倒标准

要搞清楚地面数字电视国标推动困难的关键所在,首先要搞清楚国标应用的基本框架和程序。

“作为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的应用单位,广电总局推动地面数字电视意味着一系列必要工作,包括配套技术标准、确定应用模式和技术参数、相关设备产业化、完成频率规划,”广电总局计划院院长姜文波告诉,“而上述多项工作的前提要依赖实验室及实际络测试的数据。”

现在的事实是,频率规划组为开展数字电视的频率筛选工作进展较为顺利,技术标准组已完成17项配套标准的基本框架的编制工作,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在等待实验的测试的数据来完成接下来的工作。但测试工作却异常缓慢和艰难,其中的原因一言难尽,广电总局也很难调和产业链各方的同步并轨。

“2006年8月国标出台当天,广电总局张海涛副局长就主持召开了地面数字电视工作会议,以确保在2007年8月1日前完成实施准备工作,”姜文波告诉,“当时成立了6个工作组,包括技术政策组、技术标准组、技术试验组、频率计划组、节目政策组及经济政策组,其中技术试验、技术标准和频率规划工作都交由规划院来做。2007年2月底,17套配套标准的大纲及框架完成,并被总局列为行业标准,同时上报国标委,申请列为国家标准。”

按照标准化推动程序,下一环节就是测试。国标虽然已公布,但符合国标的装备具体要采用哪些参数,必须通过试验测试数据来确定;所有的频率计划和配套标准都要基于试验测试得到的数据来展开工作。

2007年3月份,计划院提出了详细的试验测试计划,准备在北京、江苏、四川等地分别搭建试验络,启动测试工作。“测试计划同时提交给国家地面数字电视特别工作组,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提供相关测试设备,”姜文波告知。

由于广电是国标应用单位,设备生产企业主要归口信息产业。为深入了解情况,以推动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的运用,规划院在3月下旬组织了一次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推广座谈会,召集发端、接收端及芯片厂商共同交流。“当时的交流结果让我吃了一惊,”姜文波说,“地面数字电视的测试工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当时市场中还没有一款支持融合国标全工作模式的接收芯片,固然也就没有融合国标全工作模式接收终端;其次,已上市的商用芯片工作模式互不兼容且价格难以接受;第三,缺少符合国标的测试仪器;第四,当场有业内专家对国标融合方案中某方的自主知识产权真实性提出质疑,认为亟待明确。” 用“困惑”这个词来形容当天的研讨会很恰当,全部地面数字电视产业界急切地想搞清楚,怎样的装备才算符合国标。

“单载波、多载波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技术体系,两种技术‘融会’在一起,意味着330种工作模式、33种传输码率,又对应着不同的应用服务和环境,使融会芯片的问题很复杂,”一位业内专家认为。

“除了技术,商业上两个对立的利益体谁都不想公然自己的核心技术,融合起来必然有困难。并且,融会需要时间,根据国外的经验,地面传输信道标准颁布后,相关配套标准要用5年时间才相对完善,要用1年时间就推出相关标准,确实不切实际。”该专家补充道。

“无米之炊”也得做

虽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测试工作还是在坚持进行着。但暴露出的问题相当多。

“测试工作组面临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虽然我们和地面数字电视特别工作组合作得很好,但由于市场情况,工作组在3月底答应提供的国标全工作模式机顶盒,直到6月份才实际拿到,而且这款产品也只是基于两个独立的芯片,目前还在实验室测试。”具体负责测试的规划院无线研究所副所长冯景锋介绍说。

根据计划院3月份制定的测试计划:一类是进行单点发射测试,如在中央电视塔发射;另一类则是单频测试,重点测单频特性和保护间隔等参数,江苏的单频已经搭好了,但因为没有可测试的接收设备,测试工作无法展开。4月下旬,规划院测试组终于从工程院特别工作组拿到只有多载波模式的接收机,开始了覆盖测试工作。

在测试进程,除设备缺乏外,设备时好时坏严重影响测试工作,“设备修好后,必须拿到实验室重新测试,以保证其参数与之前的参数相同,”一位测试工程师告诉,“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承担标准制订工作的多为高等院校,参与课题的学生流动性大,没法保证测试装备的工业级稳定性。同时,与清华和交大相关芯片企业只能提供多载波和单载波模式的接收设备。”

在这种情况下,规划院的测试工作进展非常缓慢,“本来计划3个月完成初步测试,结果一个半月内才成了不到5%的工作量。”冯景锋无奈地表示。

融会多载波和单载波模式的接收机终究在6月姗姗来迟,但由于其是基于单、多载波两个芯片,其灵敏度比单模式接收机差距太大,这样的产品做固定接收可以根据其在试验室测得的数据计算得到接收场强数值,对移动接收测试就会有问题,无法得到真实的数据。采用这样的设备测试得出的结果,明显不能作为制订配套标准的根据。

频率计划小组为开展数字电视的频率筛选工作进展较为顺利。“广电总局与国家测绘局合作,将全国地理数据纳入规划工作,目前已具有100千米精度的全国地形地图,完成测试工作后,即可获得规划参数,将随时可开展全国的频率规划工作。”姜文波告知。

由于中国广电实行属地化管理,摸清各地的频率实际使用情况工作量巨大。2006年,广电总局对全国几千个台站的频率使用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并对6个奥运城市的频率进行了初步规划。但是,只要没有完成实验测试工作,就无法确定每个发射机的功率覆盖范围,无法肯定对现有模拟电视和规划中的数字电视信号造成的干扰情况,因此全国频率规划还无法进行。

另外,对于运营商密切关注的频道使用问题,姜文波表示,“如果没有通过审批擅自占用频道开展地面数字电视业务,在频率规划中将无法保证其合法性,非法占用的频道将要调剂。”

“截止到今天,可以说我们对配套标准所有的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完成,只要实验工作顺利完成并取得测试数据,配套标准将很快就可提交讨论并颁布,”姜文波告知。

明显,在8月1日之前实现国标转换已不符合现实情况,当务之急,还是地面数字电视特别工作组能及时提供所需的全部测试设备,使测试工作组尽快展开测试工作,完成配套标准和频率计划工作,推动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的推广运用工作。 [NextPage]

重点提示:单模式不等于国标

有的运营商认为,既然国家标准是清华与交大方案的融合,使用任何一家的络及终端设备也算符合国标——这类思路其实是很危险的。

据姜文波院长介绍,地面数字电视标准可组合多达330种应用模式,但因为各种模式抗干扰能力、保护率、接收灵敏度等方面都存在差异,因此的确定的应用模式大约只有5种左右。

因此,计划院重要的工作,就是为不同的业务找到公道的应用模式,“如展开高清电视业务时,可能会选用20M带宽的高码率,但其灵敏度显然不如低码率。我们还要斟酌采用这种模式是否会对其他频道会产生不良影响,终的目标是根据业务和试验结果选择不同的模式,并给出相应的计划参数,”姜文波解释说,“这样,对于运营商来说,开展地面数字电视业务将就变得非常简单,只需根据展开的业务选择规划的模式就可以了。”

总结成一句话:模式将通过频率规划来肯定,规划的基本依据将根据实验来确定,频率计划就是要选择公道、的模式应用于不同的业务。

如果没有全国统一的频率规划,全国各地区之间的干扰就会非常严重,会造成没法运营的情况,这对用户的移动接收影响很大。比如,车载移动电视可能将随时会出现信号中断;在选用不同模式的两个城市的中间地带,也会对固定接收用户的正常收看造成很大影响,等等;终究还是运营商受损失。

“作为频率规划组,我们希望选出3~5种主流应用,包括高清业务、移动业务、移动/固定兼容业务等,并提供相应的规划参数,要求全国各地运营商必须依据规划开展业务,如果不依据规划,即使采取符合国标的产品,也会破坏整个地面数字电视的管理秩序。”姜文波说,“这些规划思路已得到了地面数字电视特别工作组的认可,并在国家发改委、工程院、国家广电总局等多方参加的协调会上明确了广电对地面数字电视模式的选择权。”

所以,在广电总局统一规划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如果运营商大量采购并使用单模式芯片机顶盒,那么在未来单双载波模式混合应用运营的络环境中,这些盒子就会变成“残疾儿”。所造成的恐怕就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而是难以估量的恶劣社会影响。

在采访中,从产业制造商了解到,目前至少已有20~30万片单模式芯片流向了市场,“是否也造出了那么多机顶盒或一体机还不好说,但终端厂商总不会买了芯片放着不用吧。”一位彩电大厂的专家反问道,“尤其是一体机,如果将来在各地无法正常接收,谁来负这个,所以我们对一体机的生产极为谨慎。”

运营商素描

运营商其实很着急,因为在经历了三年多的试运营之后,不少地方已初步具有了商业实施基础。

自去年国标发布以来,虽然配套标准迟迟没有出台,似乎并不妨碍相关设备的销售、业务模式的推行及络升级,全部市场处于相当混沌的状态。从总体情况看,运营商对采用哪个标准并不关心,“只要系统稳定,搭建络及购买终端的成本低就行,对目前混乱的市场状态,大部分运营商表示非常无奈。

“近两个月在忙着向国标升级。”——这是给各地移动数字电视运营商老总打时听到多的一句话。

“凌讯已主动对发射端的激励器进行了软件升级,接收端方面,由于力合是我们的股东,根据公司成立时签署的协议条款,一旦国标确定,力合将无偿为我们更换机顶盒,现在几千台终端已更换完毕。” 江西移动电视常务副总阙维伟告诉,“由于有了之前的培育期,现在业务进展很快,公交车、出租车马上要安装上千台终端,也有很多企业找到我们,都说自己可以提供符合国标的新机顶盒。”

阙总也表示,“在配套标准尚未正式推出之际,采用国标方案的任一子集确切存在一定风险,我们也一直在等总局的配套标准。从既有旧装备的转换情况看,系统确切需要磨合期,比如现在就是移动接收效果不错,但固定接收效果没有原来的理想。”

处于困惑状态的并不是江西一家。“在湖南,今年已实现全省地面电视络的整合,目标是搭建一张覆盖全省的地面电视固定接收,以解决湖南全省的农村用户覆盖问题,”湖南广电移动电视有限公司总经理龙献策告诉,“这必将带来用户的大规模扩张,究竟该如何选用国标设备,我们也在等配套标准的出台。”

山西大众移动电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双印介绍说,“新购买的发射机已到位,下一步将要开展移动电视接收终端的招标。在业务方面,除车载市场之外,也将积极尝试开展城乡结合部的固定接收业务。”

“西安的移动电视业务行将开通,”西安电视台移动电视部的沈超主任告知,生产芯片及接收机顶盒的厂商近一直泡在西安,与我们商议有关建设计划。”

与这些地方相比,北京由于奥运的临近,地面数字电视业务发展已到了迫在眉睫的阶段。2007年5月27日,在北京移动电视开通3周年的庆典上,北广传媒移动电视公司总经理彭岱宣布“北京地铁电视安装正式全面启动。从5月起,将在地铁八通线及13号线的车厢及站台首先安装移动电视接收系统每个车厢预计安装4~6块液晶屏,实时播出移动电视各类资讯和服务类节目。”

同时彭岱表示,随着私家车的普及,地面数字电视将很快进入私家车平台,为更多用户提供实时、交互的电视交通指南信息服务,而这也是2008北京“数字奥运”的一大亮点。

同属“奥运概念”的还有青岛,青岛移动电视总经理石祥高告知,“为满足观众在户外随时随地收看奥运会、奥帆赛盛况的需求,在奥运会、奥帆赛期间,青岛移动电视将通过公交车平台、出租车平台、楼宇电视平台、户外大屏平台、电视、手持终端、私家车商务车等多个传播途径时间全天候关注奥运盛况。”

应该说,如火如荼的业务展开,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尤其是经过多年延宕反复之后,地面数字电视的大金矿也终于让人看到了一抹耀眼的金色。但是,在这个时候,“谋划全局、谋划一世”的长久考量至关重要,如何做到既尊重技术规律、又不掣肘业务进展,地面数字电视国标推动的相干各方,都需要拿出更多的智慧和行动。

“国标一定要转,但一定要整个系统稳定可靠后才能转,因此负责制定政策与管理层一定要考虑地面数字电视的实际情况,如果条件不成熟要求大家强行转换,就可能意味着全盘业务在一夜之间全部瘫痪!”一家地面数字电视运营商的老总很激动,“即使是配套标准出台之后,也一定要逐步实施,可以先拿出一个基站做实验,将其改为国标发射机后如果测试稳定,再转到第二台基站。当然,这一过程宜早不宜晚,其实大家的心态都是一样的,能否转换决定于国标产品是不是已可以稳定、可靠的运用,而不是一张僵硬的时间表。”

回到具体的业务层面,对很多运营商关心的能否采用收费模式推行地面数字电视市场的问题,广电总局领导多次强调,因为无线频率资源是国家资源,因此“其公益性是位的。”但由于各地的地面数字电视运营企业多采用社会融资的模式,决定了其必然会寻找广告以外的收入模式。了解到,监管层的态度是,从长远来说可能会允许拿出一部分公共资源开展盈利性服务,但短期内不行,因为无线资源非常有限,政策限制将很强——这一点也是值得各地运营商重视的。 [NextPage]

产业界矛盾

产业界的心态很矛盾,一方面要积极游说运营商,另一方面也害怕跑得太先,成为先烈。

作为装备提供商,一家发射机企业老总告诉,“目前我们已在一些地区为运营商进行了国标升级。但由于相干设备配套标准及发射机指标的参数还没有确定,我们主要还是依据欧洲标准生产的,由于广电总局在测试进程中也会参考欧洲标准测试,因此我们的产品通过终测试应该是没有甚么问题。”

固然对于国标配套标准迟迟没有颁布,该老总也很郁闷:“我们当然知道没有证会很麻烦,但产业发展也不能一直等呀。”当问到各地运营商对这些没取得国标入证的设备有什么看法时,该老总非常慎重地表示,“各地有各地的想法,我也说不清楚。”

除了设备厂商之外,作为国标核心技术提供商的上海高清,其2007年主要工作方向一是推出更多满足新业务的芯片,另外一个是积极推进产业同盟的发展。

上海高清公司副总裁王尧介绍,目前针对地面数字电视的移动便携设备推出一款100引脚的小芯片,可直接封装在U盘中。

为什么要推产业联盟?王尧表示,地面电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整个产业链包括发射端、接收端、芯片提供商、系统集成商、市场推行等多个环节,这样一个复杂的产业链,光靠几家核心技术的研发企业不可能推动起来。因此我们的定位即是芯片及核心技术提供商,同时也是国标推行企业。只有必须协助产业链各环节相互配合,把接口做的稳定、成熟起来,才能为运营商提供稳定可靠的设备。

“目前已经有10多家彩电厂商在和我们配合做地面电视一体机、国标便携终端、USB电视棒等。同时还有10多家系统集成合作伙伴,包括投资商、发射端及接收端企业等,对于上海高清来说,你的产业链同盟的合作伙伴越多,选择你芯片的可能性就越大。其次对国家而言,拥有一条完整的数字电视产业链对推动市场顺利发展对用户都有好处。

2007年以前,力合及上海高清已经在全国各地开辟了不少但模式的实验国土,地面电视转向国标后,这些实验地区怎么办?

从对运营商目前的采访情况看,明显力合的动作更快,其合资建立的一些地面运营企业已经或者正在进行系统升级转换,而高清公司的思路则是“规模较大的地区采取自然淘汰的模式,小规模的地区定一个置换方案,通过协商大家一起来承当。现在我们在一些地区已开始进行高清业务的实验。”王尧介绍。

在采访过程中,清华系核心芯片企业及相干人士未接受本刊采访,但截至发稿前,向本刊发来“数字电视国标研发及产业化推行发布会”邀请函,称“将在6月下旬发布新的芯片,并演示单载波国标发射机与相匹配的接收机方案。”-

资料链接1: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简史

-2000年,发改委受国标委委托,开始征集地面数字电视国标方案,5套方案入选。

-2001年4月,广电计划院次测试结果表明,各方案均处于研发阶段,距离国标需求都存在距离;中国工程院希望将集中方案融会在一起,这是融合国标思路的早体现。

-2003年,再次测试结果显示,各方案都有进步,清华和整体组(交大承担制定)的方案更胜一筹。

-2004年,工程院经过对清华和交大方案的评估,认为各有优势、不可替代,确定国标在二者融合基础上产生。

-2006年初,融合方案文稿及设备的雏形构成。

-2006年5月,国标委再次拜托广电规划院地面电视实验室对融合方案进行测试。

-2006年8月,国标委宣布融会方案为国家地面数字电视标准,并宣布于2007年8月1日强制实施。-

资料链接2:地面数字电视17项配套标准

1.地面数字电视广播标准实行指南

2、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系统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

3、VHF/UHF频段地面数字电视广播频率规划准则

4、数字电视中间件技术规范 第1部分:系统

5、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单频技术要求和实施指南

6、地面数字电视广播信号覆盖评估测量方法

7、地面数字电视发射机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

8、地面数字电视标准接收机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

9、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监测技术规程

10、地面数字电视传输流复用和接口技术规范

11、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单频规划准则

12、VHF/UHF频段地面数字电视业务与固定、移动业务

共用技术准则

13、地面数字电视调制器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

14、地面数字电视单频适配器技术要求和测量方法

15、地面数字电视广播业务信息规范

16、数字电视广播电子节目指南规范

17、地面数字电视系统数据广播技术要求

资料链接3:我国地面电视频率现状

全国电视覆盖规划频率(100瓦以上)16291个:米波频道2447个,分米波频道13844

用10~12个频率组成一套覆盖全国的节目:每地平均4个频率,直辖市和省会城市6~8个频率

已启用的电视频道总数超过7000个

东、中部地区已基本启用,难以找出空余频率。 (责编:木头)

新《基金法》6月1日实施将引两大变局
每个人都应该成为护苗行动的参与者
CBA四强产生半决赛首轮两场复仇
分享到: